© 2018 WITHoutARTgalerie

8 rue Adèle Riton 

Strasbourg, 67000

斯特拉斯堡,法国 

+33 9 73 25 82 89

+33 6 70 35 85 01

三位艺体
依莲˙艾露之,贾克˙維尔迪耶,刘懿

-

2018年1月25日至2018年2月24日

艺术家 :

知道更多 :

如果艺术家必须面对创作的孤独,那么群展也势必揭露这般个体的孤独,同时又给予支持的力量,创造交流对话的契机。而这里的交流,不仅是艺术家和观众的交流,更有艺术家之间的对话,尤其当群展带向三人组时,究竟会激起什么样的火花?试看三个大陆板块,三种传统,是其中一方与其他两方的关系,还是单纯提供三者相遇和对话的机制?或者像在试探每一位艺术家如何在相遇的过程中面对自己,面对自己所属的传统?若将提问直接追溯到何谓传统时,我们是否能在艺术创造活动中寻得解答呢?在此,我们看见的显然正是艺术家如何在重拾与修复自己的语汇和语法的过程中,持续发展自己的创作。突尼西亚艺术家依莲˙艾露之(Ilhem Ellouze)便是一例,她以两个圆锥作为形式的类比,如此的几何抽象会引导观者探究其意义。艾露之的几何抽象本身便趋近于伊斯兰绘画与雕塑中常见的几何化意象,同时又带有安迪˙沃荷(Andy Warhol, 1928-1987)式的造型艺术风,可谓一种结合伊斯兰文化与当代西方文化的抽象艺术。这似乎又意味着艺术具有某种普世通则的共同语汇,不因时空的转变而受限。

再以中国当代书法家刘懿为例,他的书画作品,看似一种千年石基,以墨水反复偏斜的状态立于纸上;艺术家一边回溯与延伸其动态创作过程的痕迹,一边反映其融合传统与现代时所作的变化,犹如两个对峙的力量,以我们最理解的方式发展成一种舞蹈,以浪潮般的循环力量起落往返,此间,传统书法的语言形式尽在墨水的渲染下消解。这种创作逻辑非常接近法国画家苏拉吉(Pierre Soulages, 1919-),在他的作品中,文字直接消散并化为抽象图绘。而本群展的另一位参展艺术家贾克˙维尔迪耶(Jacques Verdier),也是以这种让画板退位的方式进行创作。他透过拼贴、符号的运用以及绘画动作渲染整个画板,乃至于纯化图像空间,使之成为开放阅读的载体。

这种展示画板的消解与退位,似乎揭示着媒材与媒材之间,甚至创作者与观者之间角色的重组或互换; 当画板赋予符号形象,而这些符号本身可能就是文字的胚胎时,作品即回归到纸张图腾的原型,绘画也因而在文字的消融下获得重生。这是未来艺术的预兆,一如今日艺术的趋势正一步步召唤着画板的退位。

串联这三位艺术家的初衷,不外乎横向的总揽这些异质文化传统的创作历程,及其相互碰撞而孕生的艺术景观。至于和观众之间,这场艺术的相遇究竟能创造何等风景,则取决于观者个人的见解,无论答案为何,那必然会是艺术家深层的文化背景、其个人以及周遭环境之间相互碰撞的结果。而所谓的周遭环境,正是当前艺术领域对严密形式的诉求,艺术家若期待在这个领域生存,就必须找到自己的路。

 

(本文原稿以法语撰写,作者为Louis Ucciani)